手机站 广告联系

骨头饭加盟官网

转载:河北承德县头沟镇一“村官”涉嫌以权谋私屡遭举报

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科技新闻网 人气: 发布时间:2018-07-27
摘要:河北省承德县头沟镇大孤山村的部分村民致函媒体反映称,该村支书孙某成涉嫌严重违纪违法,以权谋私,称霸一方,欺压群众。村民多次向当地有关部门反映举报,都犹

河北省承德县头沟镇大孤山村的部分村民致函媒体反映称,该村支书孙某成涉嫌严重违纪违法,以权谋私,称霸一方,欺压群众。村民多次向当地有关部门反映举报,都犹如石沉大海,一点问题解决不了,其背后疑有“保护伞”。恳请媒体发挥舆论监督作用,督促当地有关部门对村民反映的问题尽快展开调查,依法依纪予以严肃处理。

转载:河北承德县头沟镇一“村官”涉嫌以权谋私屡遭举报

我们是河北省承德县头沟镇大孤山村的村民,主要反映大孤山村支书孙某成涉嫌严重违纪违法,涉黑涉恶,在村里称霸一方的事实。我们多次反映下面的问题,却一直没有得到解决,连最基本的事都没有得到合理的答复。孙某成则是变本加厉,肆意妄为,有以下事实:

其一,涉嫌贪污村民的公益林款。国家从2002年开始对农民给予在林业上的补贴,孙某成弄虚作假,欺上压下,国家补给的公益林款从2002年到2015年历时14年,2318亩合人民币17万余元,去向不明,疑被贪污(有林业局的档案为证)。甚至连林权证一起强行霸占,至今没有得到解决,并且还做了假帐。

转载:河北承德县头沟镇一“村官”涉嫌以权谋私屡遭举报

其二,涉嫌破坏生态环境卖沙厂。早在2009年,孙某成和他的同伙卖掉大孤山村上下三公里的沙资源,共分6次,合人民币上百万元之多,可是村民却一分钱也拿不到。这些采沙者们是狂挖爆采,用钩机挖下3—4米深,造成水位下降,水井干枯,水田变旱田。可是谁也不敢挡,谁挡他就勾结社会上的恶势力报复大打出手。村民于学华就挨过他们打,黑夜砸过他的商店,都不敢报警。

2018年7月份,国家投资的项目,在大孤山进行河道治理,孙某成借此机会勾结包工程的老板,明目张胆的私挖沙子私自卖掉,村民谁也挡不了。最后村民找到村主任,因为他不在村里,从外地赶回来,才把盗挖者们拦下。最后,孙某成和包工程的老板竟然把工程给停工,河道挖的乱七八糟,并以此威胁,只要有洪水来大孤山村民深受其害。

转载:河北承德县头沟镇一“村官”涉嫌以权谋私屡遭举报

其三,涉嫌诈骗退耕还林款。孙某成利用手中的权利,没有退耕还林地,他以别人的名冒领退耕还林款,由退耕款打入帐号名字(苏某祥、孙某成、刘某新、刘某民、于某付等人)及政府单据为证。他把退耕还林款打在别人的名下,再由专人往回收,组织严密分工明确。他还把村果园通过非法手段改成退耕还林虚报面积,本来果园是150亩,他和林业局的个别人串通改成180亩,共同作案并且制造伪证。

现在又在果园建养鸡场,砍了大面积的栗子树,可栗子树又是国家给的退耕还林的项目,通过这种套用的手段他又额外领到其他补贴。从2002年至2017年,历时16年他没有退耕地却领到了16年的补贴,累计金额达46万元之多,别人有退耕地的却得不到相应的补贴。

其四,涉嫌贪污危房改造款。2011年国家对农村的危房实施翻建补贴政策,2011年国家发放给每户应该是14000元,而到翻建户的只有5—6千元。2013年全村翻建修缮指标,翻建3户修缮3户,金额76307元,他以每户1200元的数字分给14户,其中陈广义没要,共分15600元,余下6万元疑被其贪污归为己有。

转载:河北承德县头沟镇一“村官”涉嫌以权谋私屡遭举报

其五,在扶贫政策上。孙某成以他霸道行为,大肆打击报复,把党中央精准扶贫、精准脱贫的政策抛到一边,不够贫困户的,有小车的(如孙某某是孙某成的亲侄子)有楼房的,如企业的,却成了贫困户(建档立卡户),真正的贫困户却享受不到,如于学田、孙丰、陈术江、冯井志、刘占云等数不胜数,这些都在65岁以上,确实没有劳动能力,其中冯井志至今还住在危房里,却得不到一点救助。孙某成一人说了算,大肆打击报复,扶贫工作组在这也不起作用,并且在某些事情上还得到了他们的支持,对这些真正困难的人群视而不见,不闻不问,工作上涉嫌严重失职。

其六,在工程承包上。自从孙某成当上支书记以来,村里大大小小的工程都是他承包,别人是不能包的,也没有机会承包,有竞争者他也会千方百计、软硬兼施不让承包,而他包的自来水道路硬化,哪一项都是20多万元的工程,他却把道路硬化工程做成了豆腐渣工程。

2016年9月份修的自来水至今没有用上,这根本就是报废的工程。他得到钱就行了,根本不在乎老百姓的生活疾苦。在2017年打巷道的工程更是无法提起,扶贫工作队争取的资金不好好利用,工作组也默认,混凝土里不加石子,水泥又少的可怜,把国家给的惠民巷道工程搞成一项豆腐渣工程,他也是得到头沟镇政府的支持的。

其七,涉嫌发展自己的黑势力。自从孙某成当选村支书后,在发展党员上都以他家族为主和他的势力范围内发展。不讲条件,不讲质量,只要维护他就可以成为党员。不按着《党章》要求去发展党员,大力培养自己的恶势力以便长期任职称霸。他的大家庭几乎每户都有党员,却把大孤山的优秀青年排斥在外。

其八,在环境卫生上。现在看一看大孤山村的村容村貌,垃圾遍地,国家给的清理费他却据为己有,脏乱差的现象在大孤山村可以说随处可见。他在任的十几年里,村里一点变化都没有,能卖的都卖了,他一人独断专行,在村里称王称霸,谁也不敢提、不敢告,村民陈广义去头沟镇问公益林款为啥没有,孙某成在镇政府大楼就给此人打了,镇里没有一个人出面说一句公道话。

此外,大孤山村民给孩子上户,他从中收取6000元。而公安部门上户是免费的;村里每年虚报的风灾雨灾水灾都是上千亩,但是老百姓却一分钱没分着。这笔款项,哪里去了?

责任编辑:科技新闻网
这里设置第三方评论代码

百度新闻独家出品

新闻由机器选取每5分钟自动更新

文章均来源于互联网,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!
本站邮箱:pinyinaa@126.com